联系我们

中天凌创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38号
电话:13911813657

全国咨询热线01068930780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养老资讯>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北京实施《养老服务规划》 看国外养老服务是否

人气:2930 文章出处:本站 发表时间:2021-10-27
        央广网北京1月20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目前北京市正在实施《养老服务设施专项规划》,预计到2020年,北京市90%的老人将在家养老,6%的老人在社区养老,4%的老人在养老机构养老。
  这份规划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托老所被列入居住小区公共服务设施的"标配",今年新建小区设施如果没有达标,将无法销售。
  根据设计标准,未来居住养老服务设施划分为三级,街区级、社区级和建设项目级,乡镇和农村地区原则上每个乡镇应至少设置一所机构养老设施。社区级的项目中,需要配建不少于800平方米的社区养老服务用房,和不少于150平方米的室外活动场地,足够几十位老年人晒晒太阳,跳跳广场舞。同时,社区的养老设施需要设在低层或者一楼,并且必须设置不少于十张日间照料床位,考虑到老年人就医需求,标准要求养老服务设施应设置在一级以上,综合医疗机构的服务半径内,如不在服务半径内,应内设医疗保健用房,或单独设置医疗卫生室。
  有了规划,还得落地才行。北京市规划委负责人透露,他们将利用部分国有企业的闲置土地建32个养老设施、80处养老日间照料中心。
  那么,国外的社区有无关于养老设施的硬性规定?社区养老机构的软硬件标准和享受人群的具体情况如何呢?
  首先来看澳大利亚。全球华语广播网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澳大利亚虽然没有硬性规定每一个社区必须要有托老所或者养老院一类的设施,但是社区对当地的居民,特别是老年居民的生活配套服务还是非常到位的。
  从1984年开始,澳大利亚就开始实行家庭和社区照料计划,争取让更多的老年人虽然住在家里,但是同样能够获得和专业的养老院一样的生活照顾。社区里的医生会定期上门,为老年人进行诊疗和体验,另外当地社区还会为日常生活有困难的老人提供上门的餐饮,甚至为老年人修缮房屋,这些社区服务只要符合资格都是免费提供的。
  而走出家门,社区内的一些像小区图书馆等健身设施也都是免费开放的。虽然澳大利亚更提供从机构养老转向住在家中并且接受社区服务的社区养老,但是澳大利亚的养老机构也并不逊色。澳大利亚的养老机构主要分成养老村和养老院两种,养老村类似于老年公寓,所有的费用会由自己来买单。而养老院是属于需要护理照顾、甚至是高度护理照顾的机构,审核符合资格之后,澳大利亚老年人可以免费居住,所有的费用由政府来买单。
  接下来,我们把视线转向欧洲。英国是世界上较早进入银发时代的国家,面对日益庞大的老年人群,从20世纪90年代起,英国就已经将养老问题纳入社区,对老年人采取社区照顾的模式。全球华语广播网英国观察员侯颖介绍,英国有关社区照顾的法令明确指出,要在社区内对老人提供服务和供养,以便他们尽可能过上独立的生活,其目标就是让他们在自己的家或像家的环境中受到帮助。
  社区照顾包含社区内的照顾和社区照顾两个概念。社区内的照顾是运用社区资源,在社区内由专业工作人员进行照顾。比如说用社区中的服务设施,对孤老以及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年人进行开放式的院舍照顾,老年人可以随时走出院舍,进入他的生活社区。那社区照顾就是由家人、朋友、邻居及社区志愿者提供的照顾,为有各种需要的老年人提供家庭服务,这样他们便不用脱离熟悉的社区而过上正常人的生活。社区照顾主要包括生活照料,也就是起居饮食的照顾,打扫卫生和代为购物等等,还有是物质支援,包括提供食物、安装设施、减免税收等等,一般由地方政府或志愿者组织提供。还有是心理支持,包括治病、护理、传授养生之道等等,保健医生也会上门为老年人看病,免处方费,还有整体关怀,也就是改善生活环境,发动周围资源予以支持等等。英国政府就出资兴办了一个综合的服务社区。为老年人提供娱乐、社交场所。
  最后我们来看看俄罗斯的情况。俄罗斯是典型的居家养老型社会,但是大部分城市社区内的养老设施几乎等于零。全球华语广播网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根据2015年的数据,相较于临近的北欧四国,俄罗斯的养老福利指数非常糟糕,特别是对比国家的富裕水平,俄罗斯针对老人的福利支出很少。目前俄罗斯政府甚至还在试图进一步减少老人的社会福利。而对一些特殊的社区和阶层来说,老年人享受到的福利却是相当丰厚的。
  众所周知,由于俄罗斯经济状况的恶化,导致人们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使国家基本上不能满足人们对教育、卫生保健和文化等方面的更高要求。这些因素是养老改革得不到支持的一个重要原因。即使有政客宣称,俄罗斯养老金2016年计划提高7%,不少俄罗斯老人却对该口号嗤之以鼻。因为相对于通货膨胀的速度,任何新的养老金计划无异于变相缩水。俄罗斯老人的社会福利还有着明显的地区差异和严重的阶层差异,不公平现象到处都是,最好的地区除了基本的免费公共交通和免费医疗,公共场所也免费,甚至还免交房产税和物业费。养老政策阶层差异体现在原苏联党政方面的要员,功勋卓越的将军、科学家和他们的配偶,以及80岁以上参加过卫国战争的退休老战士,他们被安排在特殊的养老院里,有医生护士保健,有大车小车接送,所需经费全部由国家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