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养老需打破医疗瓶颈-行业动态-舜心国际养老设计_四川成都养老院装修设计_养老资讯-养老设计_策划公司_专注养老院设计!
社区养老需打破医疗瓶颈
时间:2021-10-27 22:07:06 编辑:超级管理员
“9064”是广受业内认可的养老模式,即90%的老人将采取居家养老模式,6%的老人通过社区提供的各种生活服务养老,剩下4%的老人进入机构集中养老,这种模式意味着绝大多数老人将通过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来安度晚年。目前全国多个地方都在秉承这一养老模式,北京更是这一模式的忠实贯彻者和先行实践者,对于北京当前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发展的现状、前景及存在的问题,一位养老圈里的“老朋友”有很多话要说。

  推进社区养老重在观念转变

  北京商报:北京社区居家养老的现状如何?此前提到的全覆盖进展如何?

  张雪梅:按照“养老照料中心三年行动计划”规划,北京将在2014-2016年建成208个街道级养老照料中心,实现全部街道全覆盖。据我了解,2014年共落地104个项目,2015年又建成了几十个,按照现在的速度来看,今年完成全覆盖问题不大。

  尽管许多老人已经习惯了保姆照护式的养老,不过,一旦社区居家养老真正开展起来的话,它还是能够覆盖相当一部分失能失智老人。

  当然,每个照料中心所能接纳老人的数量都有限,比如椿树街道,40张床位已经是极限了,但椿树街道60岁以上的老人有8000多位,80岁以上的老人也有2000多人,从比例上来说,椿树街道照料中心的床位肯定是供不应求。相比较今年完成照料中心全覆盖,每个照料中心如何缩减空床率则是更为切合实际的问题。

  北京商报:北京社区居家养老的前景如何?难点何在?

  张雪梅:从绝对数字来讲,北京社区居家养老的发展前景毫无疑问仍然十分广阔。但我们也知道,现阶段的老人过惯了苦日子,让他们花自己的钱去购买养老服务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另外,很多老人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方式,老人们不一定觉得养老照料中心是最佳选择,因此,想要进一步推广社区居家养老,老年人观念的转变也是重中之重。

  另一方面,社区居家养老中心的存在更多地是在为子女减轻因父母年龄增长和失能失智所带来的责任和负担,目前大部分老人的子女没有能力或时间完全承担起赡养老人的责任,社区内的照料中心正好可以弥补这一缺漏。另外,我们成立的初衷也不仅仅是简单的照护,每个照料中心都会组织各式各样、丰富多彩的活动,让老年人老有所依、老有所乐,保障老年人可以安享晚年生活。

  餐饮医疗服务瓶颈亟待打破

  北京商报:从整个社区居家养老行业来看,服务接入是一项重要的衡量指标。在您看来,目前社区居家养老中心在接入服务方面做得怎么样?遇到了哪些问题?

  张雪梅:想要推广社区养老、居家养老,最重要的是探索老人们真正的需求和服务的对接。

  不成熟的服务自然没法与社区养老、居家养老相匹配。就我个人的感受而言,目前社区养老在送餐服务和医疗服务的接入上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问题。

  以我们的照料中心为例,由于空间及配置的问题,我们中心没有条件设置厨房,因此老年人的餐饮问题成为了我们自开业以来遇到的最大也是最现实的阻碍。我们找过很多愿意做老年餐饮的服务商,可能是我们对于餐饮质量的要求比较高,大部分服务商对于接入送餐服务的兴趣也都不大。目前与我们对接餐饮的这家服务商是我们认为在食材挑选、配送机制上都比较成熟的一家,因为做老年人餐饮,安全性是第一位的。

  而在价格上,目前我们的收费是40元/天,这40元涵盖了老人的早中晚三餐以及一次下午茶。但实话实说,我们接入送餐服务的成本要远远高于每人每天40元,可是如果再提高收费标准,老人可能又无法承受,因此在老年人餐饮方面,目前我们是赔着做。另外一个阻碍送餐服务接入养老照料中心的原因则是,目前市面上大部分餐饮企业都没有做过老年餐配送,对老年餐的认知和理解还不够,也就不敢轻易涉足。

  而对于社区养老、居家养老来说,医疗服务的接入程度既是发展的关键也是目前发展的瓶颈。老年人对医疗的需求要远远大于其他人,如果社区内医疗问题没法得到妥善解决的话,老人一出现身体问题仍然要进医院,这也就无法达到社区居家养老真正的意义。

  实际上,对于社区居家养老的医疗问题,政府已经提供了方向,也就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真正发挥出它的职能,更充分地利用社区医生这一角色,真正实现老人在家中就可以问诊看病。比如打点滴,比如老人取常用药,实际上这些方面完全都可以由社区医院来完成。当然,社区医生作为全科医生,对于老年人的一些突发情况可能没法做出精确的诊断和处理,这种情况下社区照料中心对接的大医院资源就显得尤为重要。

  此外,目前正在大力发展的私人医生实际上也能在很大程度上缓解社区内老人对于医疗服务高标准、高要求的压力。

  收支难平衡新招促盈利

  北京商报:椿树街道的养老照料中心开张小半年来,盈利情况如何?依靠现有床位能否达到收支平衡?

  张雪梅:事实上,椿树街道的养老照料中心可以简单归纳为“一个中心,三个地址”。目前,我们一共有40张床位,分为长期及短期入住并承担着日间照料及居家服务的工作。而在收费方面,其中一个以高端四合院为基础改建的中心内共有10张床位,单张床位收费5900-8000元/月不等,另外一处因为有多人间,因此价格在3900-6900元/月不等。

  但我们自去开业以来,入住率却成为了新的问题。目前只住满了一半的床位,因此还无法达到盈利。入住率不足的主要原因是目前中心只优先那些持有椿树街道户口的老人入住,入住条件要比其他养老机构具体和严格很多。

  据我们初步估算,如果40张床位都住满的话,可能才会勉强保持住收支平衡。

  北京商报:制约照料中心盈利的因素主要有哪些?今年将推出哪些新举措促进盈利?

  张雪梅:首先,我们公司涉足养老的出发点与其他公司和机构不同。因为这个养老项目是中信国安(000839,股吧)养老首度涉及养老领域,所以前期的投资很大,希望把这个项目做成一个示范和标杆,相对应的,前期想要收回成本难度也就很大。此外,由于政府必须要考虑到低收入人群的承受能力,因此在价格上也有相应的制约和上限。

  而从运营角度看,因为企业性质的关系,我们的养老照料中心在用人上也更加严格。目前,我们实行的是员工制,8小时工作制,每周休两天,管吃管住,五险一金,而目前市场上很多民营养老机构的员工可能是每周休一天,每天工作12小时,五险一金方面也比较不完善。因此,我们光在人工运营成本上就要高出普通运营机构一大块。

  去年我们主要针对一些急于入住的失能失智老人,而在运营相对稳定之后,伴随着入住率的不断提升,我们今年将着力拓展居家上门服务。因为中心内部的床位确实有限,即使住满,收入仍然有上限。但实际上,居家上门服务仍然是一个不赚钱的板块,因此,目前我们正在积极争取政府购买养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