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锁经营困难重重 寸草春晖养老院的变与不变-行业动态-舜心国际——专业养老院设计、康养机构设计公司!-养老设计_策划公司_专注养老院设计!
连锁经营困难重重 寸草春晖养老院的变与不变
时间:2021-10-27 22:07:06 编辑:超级管理员

  2016的大门从今天打开,站立在一个常变常新的时代,我们关注今天的生活,更憧憬未来将是一个怎样的世界,父母如何养老,孩子怎么上学,房价是涨是跌,看病会容易一些吗,空气会好一点吗,同一座城市的你我能够平等的生活吗?

  中国之声从2013年起推出了大型记录报道《十年,这里》,连续十年,用话筒聚焦10个中国地点,记录这些地方每年的变化,记录这些地方的人们每年的喜怒哀乐,从细节处展开微观中国的生动图景。

  今年是《十年,这里》记录的第三年,从元月1日起的十天里,我们一起分享时代变迁,一起倾听中国样本。

  寸草春晖养老院,坐落在北京朝阳和平家园社区内,如今已运营了四个年头,100位老人在养老院内得到专业的照护,同时,寸草春晖与社区合作,不断探索社区化养老模式,让周边5000名居家老人受益。刚刚过去的2015年,寸草春晖养老院有哪些变与不变?

  养老院设计

  △寸草春晖养老院

  北京地铁五号线和平西桥站,往南1000米,就是和平家园小区,寸草春晖的理事长王小龙在四年前租下小院子,建起这个有100张床位的小型社区 养老院。因为设在小区内,所以不止住院老人可以得到照顾,很多临近的居家养老的人们,几年来,也习惯了来养老院吃饭、护理、休闲。

  过去的一年,寸草春晖养老院的变与不变

  养老院看护大姐:动物、鱼、空气净化器,添了电视,电视都换成新的了,都是大的,跟原来不一样。

  八十多岁的王爷爷:当然有变化了,越来越舒心了,人走了来了,来了走了……

  寸草春晖床位费每月2300至2800元,餐费每人每月900元,陆爷爷说这价格没变过:一个人一个月是900块钱,物价现在也涨(记者:每人每月900没怎么变过)没什么变化。

  养老院设计

  △寸草春晖的老人们

  专业的护理和稳定的价格,让排队等待进入寸草春晖的老人,在2015年从500人上涨到600人。为了让更多居家养老的人得到照 顾,2015年,和平街街道办事处开始牵头开展“老年餐桌”的工作,寸草春晖负责具体的运营,联络餐厅、制定标准……寸草春晖养老院理事长王小龙:

  王小龙:这应该是政府来发起,我们来主导,然后我们来同步来运行,我们负责给他们(餐厅)来提标准,他们(餐厅)负责配,我们负责监督、检查、宣传。

  养老院菜谱

  △老年餐桌菜谱

  2015年的最后一天,承接“老年餐桌”的某连锁餐厅在上午10:50送出了项目启动后的第一份套餐,当天午餐共订出八份。寸草春晖养老院对外联络经理路洁表示,这个项目未来的目标,是覆盖和平街街道管辖的9个社区:

  路洁:我们是15块钱每套免费送餐,我们每个月要向街道汇报两次,而且我们还要检查跟我们合作的酒楼小饭桌的菜品,一个是量,不能因为钱便宜让人吃不饱,这样时间久了没人订了,还有一个是味道,按照我们院儿里的标准,少盐少油,不要加鸡精这些附加调料。

  养老院加盟

  △寸草春晖养老院的规范化文件和手册

  标准,不止于餐食方面。相比于2014年的智能化硬件设备投放,过去的2015年一年,养老院更加重视标准化的软件提升,修订形成了《标准化管 理文件汇编》、《动物的饲养与植物的栽培》、《养老建筑设计技术要点》等五本专业手册,王小龙希望这些规范化的文件,能成为行业发展的参照:

  王小龙:寸草这一年变化更大的是对规范化和流程化的再造,更清晰而且更专业了。在新的护理疗法的引进,比如动物疗法、音乐疗法、植物疗法这些疗法的采用上,我们比以前做得更好。这对促进行业的规范化是有帮助的。

  2015年,“养老”二字被写入了更多的政府文件中。去年12月发布的指导意见中,还提出要推动基本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等领域养老服务的发展。同时,“养老服务”更被认为是十三五期间的重点领域。王小龙看到了政策的风向标,准备尝试让养老院走连锁之路,那这条路好走吗?

  2015年初,民政部就表示,“十三五”期间的目标是要达到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养老床位数35到40张,日间照料服务设施要覆盖所有的城市社区和50%以上的农村。

  王小龙想借政策的东风,走出和平街街道,让寸草春晖这种“养老院加社区”的模式在整个北京以连锁的形式铺开。除2014年就开始筹备的望京分院,2015年,王小龙又谈下另外三处地方,正在装修建设:

  王小龙:今年是有四家,有双井、学院路、望京和垡头。都是公建民营,寸草负责投资,政府会给一些补助,包括房子是低成本的,所有的装修成本是寸草来投。

  低房租、需求大,听起来是一本万利的好事情。但是王小龙仍然用艰难来形容民营养老院的连锁化之路,难,体现几个方面,第一是拿地难:

  王小龙:某个地方我们觉得非常适合养老院,而且老百姓也很欢迎,但是可能是一个快捷酒店看上了,这个时候他可能比我们高出个几十万,当我们快签约的时候,他们就插进来了。然后他们可能把我们的价格一下抬起来了,这时候让我们再去抬,我们就很难给。我没办法跟他们竞争。

  竞争不过商业主体,还可以通过公办民营的方式来开拓。但谈成了,长期运转也离不开政府,王小龙以学院路的社区日间养老中心为例:

  王小龙:政府是免费的给我这个地方,但是钱全部是由我来负,装修你管、物业费你管、电费你管,但是我给老人 服务只能是免费的,你可以去要,但是老人给不起,给十块钱都舍不得,你跟社区老人说,你到我这儿来活动活动吧,免费行,收钱就不行。我一年还要十万二十万 的工资要负担,这样的话我们就有点不堪重负了,正常情况下应该良性循环,政府应该给些补助或者购买公益岗位。

  租期短,是公办民营养老院所面临的第三个难题,王小龙说,和平里社区的寸草春晖养老院租约两年一签,如今已经是第二回涨价。

  与许多其它养老院比起来,寸草春晖已经算是幸运,有不少调查显示,面对“未富先老”的国情,民营养老院往往面临利润低的困境;而另一方面,从数 据来看,中国已成为世界上老年人口总量最多的国家,大部分城市养老床位缺口巨大。高标准、低收费的民营养老院想要穿越寒冬,王小龙说:需要的是政府、民营 资本合力。

  王小龙:现在有很多向好的政策,但是对于我们落地的这些从业者来说,也是面临着巨大的困难,有很多痛苦伴生着,外面大家可能看到养老产业好、养老企业有发展,但实际你具体做的时候还是困难重重的。需要跟政府更好的沟通,需要政府给予理解和支持。

  记者:周益帆

  记者手记:

  这是我们对北京寸草春晖养老院观察的第三年。每年冬天去养老院,是件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的事情。期待是因为与养老院的工作人员、看 护志愿者已经熟悉,所以像是去赴一场老朋友之约,害怕则是担心去年见过的老人还在不在那里——那个在2014年平安夜跟我讲英语的董爷爷、担心我没吃晚饭 隔着人山人海给我递来点心的不知道姓名的奶奶,幸好、幸好,他们都还健康。

  养老院里,多了植物、多了鱼、还多了一只叫“毛豆豆”的小泰迪犬,寸草春晖工作人员过去一年对老人的爱和他们对标准化专业化养老的 探索,写在点滴之间。令我困惑的是,2014年年末我们提到的望京分院,历经一年的时间,还没有开张,理事长王小龙有很多无奈:装修交付第三方做,结果不 达标,所有的要从头再来;双井、垡头、学院路三处新址虽然还没有开张,但是面临着收支难平衡的未来,对于民营养老院老说,一个接一个的政策红利,如何能落 地成为他们良性运转的支撑,仍然需要探索,事关基本民生的探索,离不开有养老需求的家庭的帮助、离不开民营养老院自己的合理布局,更不开基层政府的支持和 投入。

  十三五规划提出的:“创新公共服务提供方式,能由政府购买服务提供的,政府不再直接承办”能不能让我国的民营养老院走出寒冬,未来的一年,我会继续为您观察。


 


 

寸草春晖养老设计中心——隶属于中天凌创集团,专注于改善国人的养老环境,寸草春晖养老设计中心联合中景设计院,对全国养老机构带来最新的、专业的养老机 构规划、设计及咨询服务,为中国的养老机构提供新的思路和设想。

寸草春晖养老设计中心为养老建设提供全方位一体化设计服务。我们有来自于国内外等地的一流设计师,以及在国内乃至国际知名的养老专业顾问。为养老机构解决 各种运营中的问题,包括项目咨询、养老院规划养老院设计、养老院CIS系统以及人才培训交流、学术研讨、智能养老网络。我们用专业的团队为养老机构 提供全程化规划、设计及装饰运营服务。

更多信息请扫描二维码!
养老院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