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的由来-适老保健-舜心国际养老设计_四川成都养老院装修设计_养老资讯-养老设计_策划公司_专注养老院设计!
养老的由来
时间:2021-10-27 22:07:06 编辑:舜心国际养老设计
      郑庄公为了征服许国,丧失了颖考叔和公孙子两员大将,非常悲痛。可是拿下了戴国和许国,总算得上是大收获,内心就舒坦多了。
      郑庄公分别派了两个使臣,带着礼物和信去聘问齐僖公和鲁隐公。到齐国去的使臣圆满完成任务回来,到鲁国去的却带着原封未动的礼物和信回来了,郑庄公问:“这是怎么回事?”他回答说:“我一到鲁国,就听说鲁侯被人刺死了,新君刚刚即位。主公的礼物和信是要交给前一个鲁侯的,怎么敢随便交给这一个鲁侯呢?”郑庄公很纳闷地说:“鲁侯谦让宽柔,是个贤明的君主,怎么会给人谋害呢?”那个使臣说:“我已把事情打听得清清楚楚。”于是,他把鲁隐公遇害的情形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鲁隐公的父亲是鲁惠公,鲁惠公的夫人早死,他把一个宠妃扶正当夫人,生了个儿子叫公子轨。鲁隐公则是另外一个妃子生的,他的岁数比公子轨大,地位却比公子轨低。按照一般的规定,鲁惠公的君位应该传给公子轨。可是鲁惠公死的时候,大臣们见公子轨年岁太小,就立他的哥哥当国君,就是鲁隐公。鲁隐公为人忠厚老实,他常口口声声说:“我只是暂时代理国政,等公子轨长大了,我就把君位交还他。”这样过了十一年。公元前七一二年,公子翚从许国打了胜仗回来,再加上他上次又卖命攻下了宋国的郜城和防城,自觉立下了汗马功劳,就央求鲁隐公给他做太宰(和后来的宰相差不多)。鲁隐公说:“你想当太宰,还是等公子轨长大当了国君的时候,再去央求他吧!我这代理的国君是做不长的。”
      公子翚听了这番话,心里很不痛快。其实,鲁国的大权掌握在他手里,当不当太宰并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名义上好听些罢了。不过,他可真替鲁隐公悲哀,他想:“主公是先君的大儿子,又是大臣们立的,也当了十一年的国君,很受百姓爱戴,地位应该稳如泰山了,现在他眼看公子轨渐渐长大了,会不会有隐忧呢?他真是个可怜的老实人,不让位吧,怕流言满天飞;让位吧,又万般舍不得。只凭他一句话,我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当个太宰,他何苦这么推三阻四,老顾虑着公子轨呢?嗯,他八成是不甘心让位!”这么一来,就得替鲁隐公设计个办法,以保住他的君位。可是公子翚退一步又想:“也许主公真的要让位,这很难说!不对,他真要让位的话,为什么还这样磨磨蹭蹭呢?是不是嫌公子轨还太小呢?看样子,他大概要代理一辈子了。谁不喜欢当国君?哪儿有当了十一年的国君,还肯将君位平白让人的?”
      公子翚想到这儿,脑子里已经有了盘算。有一天,他趁着旁边没有人,悄悄对鲁隐公说:“主公当了十几年国君,全国人都对您心悦诚服,满朝文武也都推崇敬爱您。只要主公不让位,就能把君位世世代代传下去。可是如今公子轨长大了,再下去,可能对主公非常不利,为了您好,我想干脆杀了他,免得以后他碍手碍脚。”鲁隐公忙把耳朵捂起,说:“你疯了吧?怎么可以这样胡说八道!我已派人在菟裘(在山东省泗水县北)盖房子,作养老的打算,过不了多久就要把君位还给公子轨,你怎么竟说要杀他呢?”公子翚默默退出,很后悔说了那些话。可是话已经说出,也收不回来。他回到家里,愈想愈着急,就怕国君把他的话传告公子轨,果真那样的话,公子轨无论如何是不会放过他的。他想:“还是先下手为强!”他立刻到公子轨那儿去。
      公子翚见到公子轨,对他说:“主公看您长大了,怕您抢他的君位,今天特地召我进宫,秘密嘱咐我暗杀您。”公子轨听了,吓得浑身冷汗,结结巴巴地说:“那……那怎么办呢?你想个法子救……救……我呀!”公子翚搔着脑袋瓜子,想了一想,说:“他既这么不仁不义,你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先下手杀了他!”公子轨说:“他当了十一年的国君,臣民信服,我凭什么杀他呢?万一事情不成,我也会遭殃啊!”公子翚说:“那您就坐着等他下手吧!”公子轨急得直搓手,说:“哎,哎,你给我出个主意吧!”公子翚背着手,在房子里来回踱步,说:“有了!每年这个时候,主公都会到城外去祭神,顺便在骞大夫家住一晚。到时,我先叫一个勇士冒充仆役,混杂在人堆里,主公一定不会起疑。等到三更半夜,他睡熟了,就神不知鬼不觉地刺他一刀,不就好了吗?”公子轨迟疑了老半天,说“好倒是好,就怕人家说我谋害国君,最后弄得我声名狼藉,那就得不偿失了。”公子翚说:“这一点您倒可以放心!我会事先吩咐勇士叫他行刺之后立刻潜逃,再把罪过推到骞大夫身上。”公子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把心一横,说:“一切都拜托你了!等事成之后,一定让你当太宰。”
      公子翚依照计谋行事,果真刺死了鲁隐公,立公子轨为国君,就是鲁桓公。鲁桓公拜他为太宰,一面向诸侯报丧,一面治骞大夫的罪。大臣们虽然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公子翚大权在握,谁都不敢多话。
      郑庄公听完那个使臣的报告,对大臣们说:“怎么样?咱们是去征讨鲁国好呢?还是跟他们维持友好关系呢?”祭足说:“按照道理来说,谋刺国君应该受到征讨,可是鲁侯既然是代理的,早就应该让位了。他光是嘴里说打算养老,一直没有做到,也有不对的地方。依我看,咱们跟鲁国的友情向来不错,就别破坏这份友好关系吧!说不定他们会派人来敦睦一番呢!”
      祭足的话还没说完,鲁国的使臣真的就来了,他对郑庄公说:“敝国新君刚即位,特地派我来聘问,并请求您跟敝国订立盟约。”郑庄公一心想拉拢列国,就一口答应了。后来,郑庄公和鲁桓公当面订下盟约,发誓永好不渝。
      后人用“打算养老”比喻要辞去公职,养老休息。